当前分类:防伪产品介绍
2017年防伪标签印刷技术演进及未来展望
更新时间: 2017/5/10   来源:   点击数: 719

    如今,防伪工艺日趋复杂和成熟,而包括物联网技术、区块链技术等一批新技术,也开始应用于防伪溯源上。在打假拼图里,防伪起到的作用越发显著。 “我们谈打击假冒伪劣产品,往往会忽视产品本身的防伪措施是否足够的问题。实际上,就目前来看,以防为主、打防结合的方式,或许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知识产权。”

    中国反侵权假冒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洪云峰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 口罩标签上的中美合作 洪云峰是国家注册防伪技术专家,曾任北京兆信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兆信)总经理,对于使用防伪技术的产品,他几乎能一眼识别真假。 “中国的防伪行业,发轫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。因为当时出现了假冒伪劣产品,因此一些防伪措施也相应推出了。”他说。

    1994年,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成立了“全国防伪技术产品管理办公室”;1995年,中国防伪行业协会成立。随后,一系列的行业标准和管理办法公布施行。 洪云峰观察到,近年来在行业内活跃的厂商主要有四类:做物理防伪的印刷厂、标签厂;产品数字身份防伪企业;硬件生产企业以及新进入的IT企业等。 “目前防伪行业大概有3000家企业,大部分都是作坊式的小企业。”他说。 根据假冒伪劣产品的规模,洪云峰估算整个防伪行业市场规模在千亿元以上,其中印刷厂和标签厂的产值占比最大:“整个行业的技术含量并不高,中国的防伪行业更注重应用,而在基础技术研发方面投入力度不够大,这与外国公司情况恰好相反。” 一个事实是,从最初的物理防伪,到电话电码、条形码、二维码等数字编码防伪,再到RFID等使用物联网技术的防伪手段,乃至如今的区块链防伪溯源,防伪技术在不断地更新换代。 而这些革命性的技术,通常是由国外传入。在洪云峰看来,在防伪技术应用层面,进行跨国合作,或许能产生更多的价值。 “以市面上打着3M旗号的假口罩为例——美国3M口罩加强了防伪力度,它的防伪标签使用了自身的膜变技术,转动标签可变色,而上面的电码查询是国内防伪公司 做的。这是两家公司各取所长做的一个合作。”他说。

    北京反侵权假冒联盟秘书长盛道凤则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一些不法商贩甚至会假冒防伪措施:“打电话查询电码,他们自己弄一个400的号码;上网站查询,他们会建立一个假的网站。那么消费者再怎么查也总是查出来真的。” 另一个现实是,一条灰色产业链一直存在:即便是真的防伪标签,也可能卖出假货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,即使是使用了防伪戒指等防伪产品的大闸蟹,依然可能存在假货。 “有的大闸蟹是本地产的,它们戴上的防伪戒指是真的,但因为成色好(并不一定需要防伪戒指),早就找好了销售渠道,然后这些防伪戒指就被倒卖给那些外地运过来的‘洗澡蟹’,本来50元的可以卖到200元,利润空间很大。”上述人士告诉本刊记者。 由此看来,李伟的担忧是普遍存在的。实际上,不少企业生产的产品都有防伪措施,有的也会采用新型防伪措施,但是如何平衡好有效性和便捷性,成为不少厂商的困扰,甚至让一些企业觉得防伪“没什么用”。 “没有哪一种防伪技术是万无一失的。我们按照防伪力度、身份唯一性、技术稳定性、识别性能、使用适应性、安全周期、保密性等7个维度来评判防伪技术,都是各有优劣的。”洪云峰告诉本刊记者,具体采用哪几种防伪技术,是生产厂商应该要算的一笔账。 他举例说,比如快销品的要求可能是防复制、防转移以及低成本,而奢侈品对唯一性、防伪力度和安全周期的要求更高。 “通常来说,防伪占总成本的2%~3%左右。假如厂商把防伪放到包装成本那块,防伪占的比例就低;要是与打假或是溯源管理相关,那么防伪占的比例就高。”洪云峰说。

    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,中国的防伪行业已经跨入了物联网技术应用时代,典型代表是RFID技术。一些酒类产品使用了这一技术,将电子标签内置于瓶底,渠道商可通过阅读器来验明真假。 但这一技术并没有广泛使用。有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,该技术推向市场时,一个电子标签成本要7~8元,标签阅读器还需花费十几万元另外购买,一般商品很难均摊如此高额的成本。 直到与RFID技术类似的NFC技术的出现。一直从事NFC硬件开发的廖继盛,从中看到了机会,他决定从应用更广泛的NFC技术切入防伪市场。 “以前需要手持机识别NFC芯片,如今很多手机装有NFC模块,相当于消费者人人都有一个识别终端,并且中国银联也在推广NFC支付,我觉得时机到了。”廖继盛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 在他的设计里,鉴于NFC技术支持无线传输,因此NFC标签可内置在产品里面,这种隐蔽性能提供更佳的防伪性能:“芯片本身就经过了多重加密,你要获得这个芯片贴到假货上,必须把整套产品拆开,那么这个真货就报废了。这将极大提高造假的成本,使得造假几乎不可能。” 地处深圳,廖继盛把NFC芯片的成本做到了一元一个,这对于某些仅包装纸盒成本就高达数元的酒类商品而言,并不贵。在廖继盛看来,一旦这种技术大规模应用,成本还能持续降低。 而且,这种“不是提前印刷好”的防伪新技术,相当于提供了一个通讯的新接口,也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。 “我们后台的系统平台,是不断更新、填充关于这个产品的数据和信息进去的,甚至包含了生产的视频信息等,防伪溯源信息是非常丰富和立体的,我们也在尝试AR等新技术,以图给消费者和厂家带来更大更新的价值。”廖继盛说。 越来越多的防伪企业,开始强调自己的技术可溯源,防伪和溯源几乎成了硬绑定。 李少恒看到了防伪溯源的机会,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,决定用软件技术来保证整个防伪溯源过程的真实可靠。 “区块链技术现在在金融圈很火,供应链上的应用却很少。我想通过区块链的多中心系统,搭建一个从源头到流通、保证各个环节真实可靠的平台。”物链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物链)CEO李少恒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    简单来说,物链提供的是一个由生产商、品牌商、经销商等各个节点共同维护的账本系统,包括生产、入库、出库、分销、零售等各环节都登记在区块链上,保证信息真实有效、无法篡改,以防作假。 “一方面,品牌可以实现防伪,以达保护品牌的目的;另一方面,这本身也是一个增信的过程,是塑造品牌的手段。”他说。 物链目前正在内蒙古与某羊肉厂商合作,采取利润分成的模式。李少恒介绍说,没经过认证的羊肉价格为每斤16元,而使用物链、经过认证的羊肉能卖到每斤60元。李少恒认为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市场机会。 “消费者更放心,生产商能获得更高的利润,各个环节也更规范。这其实是一种生态型防伪,各方都能从防伪溯源过程中受益。”李少恒说。 无论是RFID技术,还是区块链技术,在洪云峰看来,最终都得依托一个可查验的平台。而平台的分散化,造成了许多不便。 “从消费者角度看,每个防伪企业有一个平台,怎么分辨真假?从厂商角度看,多部门交叉管理溯源,商务部、农业部、国家质检总局、工信部等多个部门都与此有关,厂商的平台要怎么跟这么多部门对接?”洪云峰说,政府制定规则,进行归口管理,让市场充分发挥调节作用,才能建立起更完善的防伪溯源体系。

    而对于防伪行业“老兵”北京云科信恒印刷技术乔总来说,他对防伪行业的未来充满了“别样”的期待。 “或许在未来二三十年内,中国的防伪行业还会继续发展,但我个人还是希望这个行业的规模越做越小,这说明我们国家的假冒伪劣产品也越来越少。


 
共有评论 0 条
对不起,暂时没有内容!